2017 年 11 月 19 日 星期日
新闻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 南海网  >  三亚新闻网  >  海棠区

海棠印记 | 河道风云:穿越古往今来,是否能再续千秋万代?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7-08-29 17:08 来源:海棠发布 作者:

  说起河流,很多人会想到我国并称为中华民族“母亲河”的两大名川,一条是发源于“世界屋脊”,长度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并为中国所独有的长江;另一条则是中华文明主要发源地,中国第二长河的黄河。而将视野拉回到海棠湾,此处也有横穿山谷、流经各岭,并承载了海棠历史兴衰,却默默归始入海的“母亲河”(由藤桥东西两河及龙江河三条主要河流并称)。

  古往

  1

  流经百里归始入海

  纵无百川竞相流,却有三河归入海

  海棠湾有三条主要的河流,分别为藤桥东西两河和龙江河。藤桥河由东西两河组成,东河为主流。《光绪崖州志》上记载:“藤桥东水,源出保亭县某代弓石岩岭。西流,入州境。……绕藤桥市东南,与西河会,下合口港,入海”。流程57公里,市境内17公里,流域面积279平方公里,市境内197平方公里,在市境内的主支流上,兴建小型水库3宗。

  水源丰隆的水库

  墟市会馆合口港 低调的“避风港”

  水流千里去,故事浪里来

  千年来,许多故事的诞生或在水边或在水上,一如烽火狼烟的草船借箭,一如上古之时的大禹治水。纵使没有千年的记忆,上百年来的藤桥河,随着时间的更替,也在不断上演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我是有故事的

  萧萧通往鬼门关,悠悠水道此间路

  三亚,古时候的崖州,被称为边陲、“鬼门关”,也是历史上著名的流放之地。因为路途遥远,被贬谪至此的官员被迫地修炼成了超级驴友。而在陆地交通闭塞的年代,水道交通占了主导地位。

  

  水道交通占了主导地位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除了是超级驴友的修炼地,古时候海棠湾竟然还是一个活跃于世界面前的“避风港”,简言之,过去的那么多年海棠湾一直都在走低调潇洒有内涵的路线,实乃不畏浮云遮望眼。

  

  台风天的海上

  小贴士:

  藤桥合口港,藤桥东、西两河,与大海相连。一百年前,藤桥河河流通畅河道深宽,河床水域面积广,潮汐涨落,平均落差2.5米,水域对岸宽度平均为16米,水深平均为2.5米。港中心区至海长度约为4公里,最深处约16米,宽22米。可泊中小商船60多艘,可避12级以下台风。该港连接后海湾,可停泊商船60多艘。铁炉港通达江前港。

  也曾是个“富二带” 江湖人称“小南洋”

  山雨欲来风满楼,海棠港口避风场

  众所周知唐朝时期,祖国母亲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对外贸易发达,波斯、阿拉伯等国的商船每年往来于中国各地港口,海棠湾则是必经之道。而台风作为此处的常客,经常会不定时地来看望“老朋友”,于是藤桥合口港、铁炉港、后海湾,自然就成为了往来商船加料和避风的场所。

  

  行人欲问当年事,外国西来东水流

  在此期间,由于各国的“吃货”实在是抵挡不住本地盛产的热带山货和土特产,海棠湾是越来越受到外国商贾的青睐。可想而知,屋外风嗖嗖,屋里香飘飘,这友谊的小船还能不稳稳前行吗?那么,做为祖国的孩子之一,海棠湾也曾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带”。据传说,海棠湾的椰子就是人们在与阿拉伯商贾进行货物交换中引种扩种发展下来的。

  

  就是这些美味特产吸引了“吃货”

  商铺云集,游人如梭

  商品流通频繁,带来了海棠湾经济文化的繁荣昌盛。各种商铺如雨后春笋般落户藤桥,而当时由广州商人建起的“六行会馆”、“广行会馆”是大陆客商和游人的旅馆,使得每年成千上万的商旅往返,促成了吃、住、行、游、购一条龙服务。由此,得来了一个“小南洋”的名号,并旅游之乡的美称。“富二带”的身份就此坐实。

  

  也曾有过繁华

  小贴士:

  史料记载:唐时海棠湾有两个墟市:一是藤桥,二是后海湾,以藤桥墟市为旺。唐初,藤桥墟市设在旧市村至合口港河岸一带,称铺子市。藤桥的商业港口允许外国船只入港停泊。许多客商通过藤桥港来往于澳门、江门、越南及本岛各口岸,进行异地货物交易。藤桥货物充足,输入的有漆器、铁器、钢锻、银制手工艺品等。到了宋代,黎族纺织品走红,被商人评价为“机杼精工,百卉生化”,并出现了采矿业和各种生活食品。

  今来

  2

  再现“小南洋”“母亲河”神助攻

  卧薪尝胆数百年,时来运转再出山

  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随着历史潮流的推进,经历朝代更迭和战争,这一带也由盛至衰.....

  直至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到来,国际旅游岛的定位给蛰伏已久的海棠湾带来了曙光。曾经虎落平阳的“富二带”以一个崭新的姿态重出江湖,但要想重现曾经的辉煌,又谈何容易呢?而在这场励精图治的过程中,河道曾经所带来的“神助攻”又是否还能够派上用场?然而,答案是肯定地。

  

  直奔入海口的藤桥东河

  如今车水马龙,不减当年之势

  古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今天的交通已然发达,不再拘泥于水上运输这一种形式,但这古老的交通运输方式依然在交通运输界有着其不可取代的地位。

  

  通桥而过的藤桥西河

  此间万亩生灵,得道生命之源

  如今的海棠湾,经济体系已繁复多样,不再单一的依赖于港口。但是“母亲河”却依然是海棠湾的生命之源,她以己之力,养育了海棠湾上万人口,滋润着万亩土地。并在河港内孕养出由17个小小岛屿组合而成的椰子洲岛,两岸居住的人们每天沿着河边观赏日出月落,恣意悠闲。

  

  合口港处椰子洲岛旁的养鸭人

  人面不知桃花尽,没于长河一瞬间

  河道之上,古老的捕鱼方式、电力代替了人力的渔船时而出没于河面上,只是仔细看去,兴许还会发现挖沙的船,再往河面一探,恍然间才明白,这流淌了上千年的“母亲河”已经苍老。

  

  身体力行的古老捕鱼方式

  这般一味索取,可曾护其半分

  因为水位下降,河床变窄,“她”的身体不再丰盈;因为垃圾投放,污水排泄,“她”的眼睛不再清澈;因为人为破坏,“她”的内心充满了创伤。

  小贴士:

  李赞星诗云:“鱼盐家给无墟市,禾忝年登有酒樽”。这般极盛之景是否可能再重现?如何让“母亲河”成为神助攻?

  千秋万代

  3

  谱一曲川流不息的篇章

  她赠你如诗画卷,你还她一世相护

  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山间之四时也。一如欧阳修笔下如画愿景,海棠湾的未来只会越来越美好,但这美好的未来不应该建立在“啃老”的基础上,因为,一个只知道压榨“母亲河”的“富二带”不是真正的“富二带”,是“吸血鬼”。保护环境,爱护我们的“母亲河”,这应该是我们发自内心、溶于血液、身体力行的情感。

  

  蜿蜒而过的水源灌溉了沿途的植被

  河长登台造势,保护万箭齐发

  因此,河长制出现在创造历史的舞台上并非偶然。自撤镇设区以来,海棠区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清理沟渠、河道,打击非法排污、河道非法采砂等违法行为,还实施了截污工程、建设污水管网,全面建立“河长制”管理体系。保护“母亲河”的利箭已发射,用系列宣传普法等行动直击海棠人民心中,以唤起保护母亲河的意识。

  

  河长制登上历史的舞台,承载千秋万代的重任

  历经人世沧桑,不改向善之心

  《易经》多有“利涉大川”之话,老子也说善上若水,而河流向来都蕴藏着人类文明的历史记忆。海棠“母亲河”静淌了千年,今后也会一直随岁月流转,滋养我们的子孙后代。保护“母亲河”,不是一句口号,不是眼前蝇头小利,不是目光短浅的三分钟热度,这是一场共续千秋万代的大业,是在为后人谱一曲川流不息的篇章,而今天的我们,接过先人留下的环境资产,传承给每一个未来。哲语有云,人不能踏入同一条河流,但有朝一日,后人站在河边,感激先人为他们留下了干净的生命之源,逝者如斯夫的,还是同一条流转时光的母亲河,和永不打折的历史遗产。

  

  水源、山川共谱一曲川流不息的赞歌

  小贴士:

  朱熹有诗云: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可在此却想续诗如下:源头活水清如许,方可得万里清渠。护得了万里清渠,方可续千秋万代。

  参考资料:《历代史志中的海棠湾》、《三亚海棠湾乡土人文录》

  海棠印记介绍

  致海棠湾的你: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想必心里会带着一点点好奇和一点点期待。

  那么无论你有多么的好奇和期待,都请一定要静静地读完这封我写给你的信,对,就是写给你的。

  我带着微醺的晨光从海的那边慢慢走来,在新纪元开始的时候敲开了这片沉睡了近半个世纪海湾的大门,与21.8公里的银沙海岸线一起寻找属于你的那一份记忆、那一抹乡愁……

  

  唐贞观二年(628)至今,海棠湾这片拥有丰厚人文遗产的土地上,历经了种种变迁与岁月的洗礼,如今,这抹海湾、这片与世无争的热土正在迅速崛起。那么,你也别忘了,这是你的家乡,是咱们的家乡,是祖祖辈辈长久不变的守望。

  如今走上街头,那些存在于记忆中温暖的笑脸已然不知去往了何处,一毛钱的温度、一声充满力量的“阿vo早上好”、一首带着喜悦的曲子、一碗朴实的粉都悄悄的流逝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你发现了吗?

  

  海棠印记系列以“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为创作理念,用“追忆、珍惜、坚守、开创、归来”五种情怀贯穿每一期。通过不同的人、不同的故事,讲述海棠湾的记忆,探索三亚东大门这片土地上的历史与传承。同时,从宏观与微观的角度去分析存在的问题,共同探讨发展之道,在追忆中寻找未来。

  海棠印记编制组

责任编辑:吴婵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